欢迎来到医墨论文网|医学论文发表|医学论文代写|医学职称论文发表|医学毕业论文|专业医学论文写发|医墨论文网

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状态的相关因素分析

期刊级别: 综合论文写作指导
【摘要】 目的 探讨住院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的家属出现焦虑抑郁状态的相关因素,并应用回归分析说明各因素的作用。方法 应用自制的一般情况调查表、自评HAD量表等调查了120例住院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的家属,应用SPSS中的Logistic回归进行分析。结果 被调查者中有68人同时出现焦虑、抑郁。焦虑抑郁症状的出现与患者家属的年龄、患者的住院次数、患者的家庭收入和患者家属对于急性冠脉综合征的了解相关。结论 患者家属的年龄越大、家庭收入越低,以及对疾病知识的了解越少,家属越容易出现焦虑抑郁症状,三者中以家庭收入的影响为最大。
【关键词】 急性冠脉综合征 患者家属 焦虑 抑郁 Logistic回归
急性冠脉综合征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常见疾病,也是目前公认的心身疾病,心理社会因素在其发生、发展、治疗及康复的全过程中起重要作用[1,2]。心血管病患者多伴焦虑或抑郁情绪,这些继发性情绪障碍常会加重躯体症状,甚至影响患者的疾病过程及转归[3],而患者的家属出现焦虑抑郁状态也会对患者预后产生负面影响。国内关于对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状态的情况调查尚未见报道。作者对120例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的焦虑抑郁症状作了调查,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2006年10月至2008年10月在本院综合内科三区住院的120例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随机选取其一级亲属120例作为调查对象。排除既往有精神病史、严重认知功能障碍,以及病情严重不配合检查者。120例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诊断均符合国际心脏病学会和协会(ISFC)及WHO临床诊断标准。
  1.2 研究方法
  (1)一般情况调查表:包括患者住院次数,患者家属的姓名、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家庭收入、关系类型以及对疾病的了解程度等。(2)采用HAD量表[4]:HAD量表是一种自评量表,共14项,其中焦虑分表(HAD-A)7项,抑郁分表(HAD-D)7项。让患者仔细阅读,将其中最符合1个月以来情绪变化答案的填写,由医生进行HAD-A、HAD-D的分值统计。HAD-A、HAD-D分值0~7分代表正常,≥8分分别代表存在焦虑或抑郁。测试者均为经过统一培训的主管护师以上级别的护理人员,统一指导语。对文化程度较低者,由评定者逐条进行讲解,让其做出独立评定[5]。
  1.3 统计学方法
  将所有被试的资料包括性别、年龄、患者住院次数、家庭收入、对急性冠脉综合征的了解程度、文化程度、关系类型等资料作为自变量,将患者的家属是否出现焦虑抑郁症状作为因变量,进行回归分析。应用SPSS 11.5统计软件中的非限制性Logistic回归,首先选取单个因素与心理异常之间进行单因素回归分析,然后采用逐步剔除法进行多因素回归,最后得出相关方程。
  2 结果
  2.1 一般情况
  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的家属120例中男65例,女55例;年龄19~70岁,平均(39.58±10.45)岁;患者住院次数1~5次,平均(3.75±1.25)次。大学及以上学历52例、高中文化31例、初中文化22例、小学及以下学历15例,所占的比重分别为:43%、26%、18%和13%。患者配偶51例、患者父母39例、患者兄弟姐妹16例、患者的子女14例,所占的比重分别为:43%、33%、13%和11%。家庭月收入≥3000元者38例、3000~2000元者42例、2000~1000元者32例、≤1000元者8例,所占的比重分别为:32%、35%、27%和6%。对于急性冠脉综合征的服药维持、常见副反应、患者的预后等知识很了解的为11例,基本了解的23例,了解一点的54例,一无所知的32例,所占比重分别为:9%、19%、45%和27%。其中有焦虑症状的家属(HAD-A评分≥8分)86例,出现抑郁症状的家属(HAD-D评分≥8分)75例,两者同时出现的68例。
  2.2 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
  单因素Logistic回归结果将出现焦虑抑郁症状的68例作为研究组,将未出现焦虑、抑郁症状的27例作为对照组,将其资料应用SPSS统计软件进行分析,年龄、住院次数、家庭收入,以及患者家属对相关知识的了解程度与其是否存在焦虑抑郁症状有统计学意义(P<0.05或P<0.01),而性别,文化程度无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1。对于患者家属的关系类型,由于属于无序多分类变量,故不能进行单因素的回归分析,而进行单因素分析(Crosstabs),经过分析得出,患者与家属的关系类型对于患者家属是否出现焦虑、抑郁症状无统计学意义,但是由于其靠近界值(0.05),所以还需扩大样本进一步研究。对于单因素Logistic回归的结果中有意义的各项(住院次数,家庭收入,疾病知识)进行非限定性两因素Logistic回归,通过向前引入法、向后剔除法以及逐步剔除法等多种方法进行计算后,得出主效应方程(表2)。根据主效应方程变量及参数,最终得到拟和方程:ln0R=-0.065×住院次数-1.973×家庭收入-1.545×疾病知识,住院次数、家庭收入、疾病知识3个因素在不同暴露水平下对于患者家属罹患焦虑抑郁状态的危险度估计值为:0R=EXP[-0.0690×住院次数-2.002×家庭收入-1.587×疾病知识]。对120例患者家属回顾性验证的准确率都为85.5%。表1 各个研究因素的回归分析结果(略)表2 主效应议程中的变量及参数估计值(略)注:β为自变量系数,SE为系数的标准误
  3 讨论
急性冠脉综合征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本研究显示患者家属有焦虑症状占72%,出现抑郁症状的家属占63%,两者同时出现占57%。当得知亲人患急性冠脉综合征的消息,对家属是一个不良的心理刺激,同时由于家属与患者接触最多,其身心负担沉重加上患者的不适与不良心情均会对其家属的身心健康造成不良影响,最常出现抑郁、焦虑、躯体症状和睡眠障碍。家属的焦虑、抑郁心理在与患者的接触中很容易影响患者,同时也影响其社会支持力度,最终导致患者心理负担加重。因此,应重视对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的身心护理,找出其焦虑的相关因素,给予针对性的护理,以减轻家属的焦虑抑郁心理。
由于冠心病患者病情反复发作,同时多数患者需要长时间的药物维持,部分病情严重患者甚至已丧失劳动力,其医疗费用很多是由家属承担的。患者如能接受先进的介入治疗则可改善预后,而介入治疗需要更昂贵的费用。诸多因素中,以家庭收入水平对于患者家属的影响最大。
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病情比较凶险,容易发生意外。有的家属对于医生的诊断和治疗存在疑虑,有的患者家属对疾病的严重程度和损害估计过度,这些情况都会导致焦虑抑郁症状的出现。有些家属十分关心急性冠脉综合征的治疗效果,渴求了解目前对急性冠脉综合征的治疗现状;有些家属担心患者能否重返社会;有些家属担心药物副反应。由于患者家属缺乏该病的知识,所以导致焦虑和抑郁症状的出现。如果能够帮助患者家属增加对急性冠脉综合征的认知,则可减轻家属心理压力,从而提高对患者的治疗与照料水平,这也说明医生以及社会对于民众普及急性冠脉综合征知识的力度亟待加强。
由于患者家属的年龄越大,患者出现复发的几率越大,所以患者家属年龄的影响一部分效应体现在复发上,这也就是在预测方程中没有纳入年龄的原因。由于患者复发,致使患者和家属对于患者痊愈的信心受挫,复发患者家属对患者反复发作造成的不良后果体会较深,对疾病根治缺乏信心,对患者的未来充满担忧,他们绝大多数都非常担心患者会反复发病、会发生意外、会影响事业、婚姻和家庭生活。正是家属的担忧导致自身心理状态的改变,所以出现焦虑抑郁症状的几率就会明显增加。
应用Logistic回归分析最后得出预测患者家属出现焦虑抑郁症状本身就是一种概率模型,也就是说有这些因素的患者家属不一定就会出现症状,但出现症状的概率要高于没有这些因素的患者家属。另外,本研究仅从引起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的外部因素入手,而尚未研究患者家属的内部因素诸如性格、应对方式等,拟在今后的研究中陆续开展。
总之,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的心理健康状况堪忧,需要医护人员以及相关部门通力合作,加强精神卫生知识的普及力度,唤起社会各界对于精神疾病的关注程度,为早日消除患者及其家属的痛苦而努力。

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状态的相关因素分析
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家属焦虑抑郁状态的相关因素分析
在线投稿